胡怡建:减税降费改革激发五大政策效应
作者:胡怡建 来源: 国家税务总局 日期:2019-03-26 浏览

2018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进入2019年,更大力度的减税和更为明显的降费举措相继亮相。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提出实施更大规模、高达近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措施,可谓力度空前。减税降费从2017年1万亿元、2018年1.3万亿元到今年预计高达近2万亿元,这些减在当下、利在长远的减税降费改革,契合经济新常态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标和要求,具有减轻税费负担、促进转型发展、改善民生福利、优化税制结构和稳定收入预期五大政策效应。


01减轻税费负担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近2万亿元的减税降费规模,主要体现在以下四方面:


  一是减轻小微企业税负。首先,增值税方面,大幅度提高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起征点,认定标准由月销售营业额3万元提高到10万元,使更多小微企业享受增值税免税待遇,从而减轻税收负担,尤其是民营企业成为受惠主体。其次,所得税方面,扩大小微企业范围和税收优惠力度,对于年应纳税所得额100万元以下的,适用5%的税率,年应纳税所得额100万至300万元的,适用10%的税率,远低于企业所得税一般25%的税率和小微企业20%的税率。


  二是降低增值税税率。在2016年全面实施营改增后,进入以降税率为主的增值税深化改革。2017年取消13%档增值税税率,将四档税率改为三档税率。2018年降低17%税率和11%税率1个百分点,改革后的增值税适用税率分为16%、10%和6%三档。2019年4月1日进一步分别降低16%税率和10%税率3个百分点和1个百分点,改革后的增值税适用税率分为13%、9%和6%三档。


  三是减轻社保缴费负担。一方面,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至16%,大致可降低3个百分点。另一方面,稳定现行征缴方式,各地在征收体制改革过程中不得采取增加小微企业实际缴费负担的做法,不得自行对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同时继续执行阶段性降低失业和工伤保险费率政策,使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社保缴费负担有实质性下降。


  四是落实个人所得税专项扣除。主要政策措施:个人所得税由分类征收改为分类和综合相结合征收,将工薪所得、劳务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和稿酬所得由分类征收改为综合征收;由基本扣除改为基本扣除和专项附加扣除相结合,在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每月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基础上,增加子女教育、继续教育、住房贷款利息、住房租金、大病医疗、赡养老人等专项附加扣除;对于综合计算的个税项目由按月征税改为按年征税。通过改革使中低收入者个税负担大幅降低。


  上述四项税费改革,加上清理电价附加收费,降低过路过桥费以及取消或降低部分铁路、港口收费,降低中小企业宽带平均资费、移动网络流量平均资费等降费措施,按年化计算减税降费规模预计高达近2万亿元。


02促进转型发展


  2019年减税降费规模预计扩大至2万亿元,体现了政府减税费、保就业、稳增长的决心,对激发市场活力、鼓励企业投资、增加产品出口、促进经济转型发展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


  一是激发市场活力。减税降费是降成本、补短板、促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最为实在有效的举措。它通过有效降低企业成本,激发市场活力,增强内生动力,起到支持创新、创业以及小微企业发展的积极作用,对于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为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迈向中高端水平打下坚实基础。


  二是鼓励企业投资。当前,受市场需求疲软、出口增长放慢、人口红利减少以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等影响,企业面临税费负担相对成本较高,利润下降,经营困难压力加大局面。通过大幅降低增值税税率,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有利于减轻企业税费成本负担,增加企业利润,提高企业经济效益,激发微观主体活力,从而增强企业的投资欲望和投资能力。


  三是增强外贸出口。随着外部经济环境变化,国际竞争加剧,我国出口面临严峻挑战。通过实施积极减税政策,以减税增加居民可支配收入,拉动消费需求;以减税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促进供给。同时通过增加出口退税等鼓励出口的减税政策,使得我国出口企业产品成本降低,国际竞争力增强,达到增加出口、扩大外需的目的。


  四是促进转型升级。将16%的增值税税率大幅下调3个百分点,有助应对工业制造业、商业服务业等实体经济所面临的较为严峻的经济压力和挑战。同时,通过较大幅度降低高档位税率,较小幅度降低中档位税率,低档税率保持不变,有利于平衡工商业与服务业税负,更好保持增值税中性,减少税收对资源配置的扭曲,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促进实体经济发展和经济转型升级。


03改善民生福利


  我国减税降费不是应对经济下行冲击的临时之举,而是深化减税降费改革、收入分配更多向企业和个人倾斜、改善民生福利、增强获得感的长远战略举措。


  一是改善收入分配。无论是提高个人所得税基本减除费用标准,还是设置6项专项附加扣除,个人所得税改革都有利于减轻中低收入者的税收负担,缩小中低收入者与高收入者税后收入差异,起到改善收入公平分配功能的作用。


  二是拉动居民消费。降低个人所得税税负,增加居民税后可支配收入,有利于增加居民个人消费。尤其是中低工薪收入者税负降低幅度较大,而低收入群体边际消费倾向较高,从而起到鼓励消费的作用。增值税减税改革,减轻了产品和服务的增值税税负,在价格传导机制下,一方面,通过减税直接降低居民消费品价格;另一方面,通过降低产品和服务税收成本间接降低消费品价格,从而起到扩大消费积极作用。


  三是增加劳动就业。大力推进减税降费改革,在宏观经济方面除了拉动经济增长外,对降低物价水平、刺激投资需求和增加劳动就业等方面也会产生重要影响。减税降费对劳动就业的影响主要是通过对经济的带动促进产业结构调整,这将有利于增加劳动就业,促进就业的增长。同时,延长促进就业再就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执行期限,也为拓宽就业渠道,扩大就业提供政策支持。


  四是支持“双创”发展。2019年,国家出台了对小型微利企业支持力度更大的增值税和所得税政策,主要是小规模增值税纳税人起征点提高到10万元;扩大小微企业20%企业所得税税率的适用范围,所得税最低税率降为5%。这些减税政策有利于改善中小创新创业企业营商环境,支持实体经济自主创新和小型微利企业发展,为中小民营企业创新创业发展提供新机遇。


04优化税制结构


  减税降费也为全面深化税制改革、进一步优化税制结构、构建现代税收制度体系打下坚实制度基础。


  一是优化税制结构。我国税收总体上以企业在生产经营环节缴纳具有累退性特点的间接税占比较高,而以个人在收入分配和财富积累环节缴纳具有累进性特点的直接税比重较低。全面落实个人所得税改革,降低增值税税率改革和积极推动房地产税立法改革,会起到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提高个人在收入分配和财富积累中的纳税比重,降低企业在生产经营中的纳税比重,从而优化税制结构。


  二是完善税收制度。全面实施和落实个人所得税由分类征收改为分类和综合相结合征收、由基本减除费用标准扣除改为基本扣除和专项附加扣除相结合、由按月征收改为按年征收,是完善个人所得税制的重大改革;而在取消、减并、整合现有房地产交易环节税费基础上,对个人住宅开征统一规范的房地产税,是完善财产税的重大改革。这两项改革皆有利于发挥税收促进收入和财富再分配的功能作用。


  三是提升资源配置效率。2016年,我国全面实施营改增,这对于消除重复征税、减轻企业税负、促进产业转型发展等意义深远。但现行过渡期增值税仍存在税率较高、档次偏多、优惠过宽、制度复杂等缺陷。深化增值税改革应着力降低税率、减少优惠、简化制度、保持中性,更好发挥提升资源配置效率的功能。2019年降低税率的深化增值税改革,有利于简并税率、实现税收中性,有利于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进而提升资源配置效率。


05稳定收入预期


  受经济下行、增速放慢、出口疲软等因素影响,税收增长率预期降低,加上更大规模和更大力度减税降费,财政压力会进一步加大。为此,既要有短期应对措施,又要有长期趋势预判。


  短期减税政策冲击。一是在稳定总体财政支出保持6.5%的增幅前提下,调整和优化财政支出结构,主要措施是压缩政府行政性支出,稳定增加公共投资和福利支出,为减税降费留有余地和空间,倒逼政府行政机构和管理体制改革,提高政府行政效率。二是通过扩大赤字来弥补财政缺口。2019年,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2018年预算高0.2个百分点,部分地支撑减税举措。三是增加央企、国有银行上缴利润以及将原先沉淀、长期没用起来的资金收起来,重新加以分配使用。这些办法也能大体上弥补这个缺口。


  长期增税制度保障。减税降费激发市场活力,旨在增强企业发展后劲和财政可持续增长。虽然从静态和短期分析,当下我国实施的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会减少税收,使政府短期收入有所减少,财政压力加大,但从动态和长期分析,由于减税降费会改善企业经营,增强企业活力,刺激个人消费,通过拉动投资、增加消费、鼓励出口、稳定增长,有助经济转型发展,激发微观经济活力,促进经济持续良性发展,预期可为国家治理下的税收长期、持续增长提供更为坚实的基础。